火狐官网首页-(中国)集团有限公司 (中国)集团有限公司 褪黑素不能随便吃!3亿人受困睡眠障碍,有产品月销超3万件

褪黑素不能随便吃!3亿人受困睡眠障碍,有产品月销超3万件



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张婉莹
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想要睡个好觉,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心愿。

近日,一则22岁女孩加班猝死的话题,在微博上引起大量讨论。据报道,该女孩连续四五天加班,熬夜至四五点后突发猝死。

不仅熬夜影响身体健康,失眠也会。研究表明,长期失眠会影响人的内分泌系统,导致记忆力减退、免疫力下降、易得心脑血管疾病等问题。

根据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《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》,当下我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。中国睡眠研究会等机构联合发布的《2022中国国民健康睡眠白皮书》显示,44%的19~25岁年轻人熬夜至零点以后;19~35岁青壮年是睡眠问题高发年龄段,失眠率占总人数的30%。

褪黑素作为可以助眠的产品之一,虽争议较大,但长期占据消费者的购买清单。华经产业研究院在2021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,就增长规模而言,褪黑素相关市场自2015年起快速增长,到2020年已达5.43亿元,同比增长10.1%。

时代财经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查询发现,在保健食品注册中,主要原料为褪黑素的保健食品有114个,生产厂家中不乏同仁堂(600085.SH)、修正药业、广州白云山(600332.SH)等知名药企。

不过,有专家指出,褪黑素不能随便吃。广州某医院的精神科医师陈琦曾对时代财经表示,“市面上的褪黑素有很多牌子,大家最好是依据自己的身体状况选择。但不能一直依赖于褪黑素,因为长时间服用可能会出现头晕、恶心的症状,产生依赖性。”

有产品月销超3万件

褪黑素是由脑松果体分泌的一种肽类激素,又称为松果体素,是一种诱导自然睡眠的体内激素,对许多系统有广泛调节作用。在睡前吃适量的褪黑素,有助于改善快速进入睡眠状态,且不易导致起床后有疲倦困顿醒不过来的感觉。

在美国,褪黑素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(FDA)允许作为膳食补充剂,但在欧盟,褪黑素不被允许作为食品原料使用,英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爱尔兰等绝大多数国家(地区)均对褪黑素的使用持谨慎态度,作为处方药严格控制,不得在药店里自由销售。

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整理的资料显示,在中国,褪黑素分为褪黑素受体激动剂和外源性褪黑素两种。其中褪黑素受体激动剂主要有雷美替胺和阿戈美拉汀,两者均为处方药,主要通过刺激相关受体产生褪黑素达到效果。而外源性褪黑素主要为保健品和褪黑素缓释片(处方药),通过直接补充褪黑素达到效果。

褪黑素产业链上游主要是各类别原材料供应商,分为褪黑素原药供应商、缓释材料供应商和添加材料供应商,相关企业有一飞生物、康诺化工、天一化工、弘德悦欣、汇百试剂等。

就上游原材料结构占比情况而言,我国褪黑素原材料供应商国内企业占比较高。中研产业研究院在2021年发布的《2021-2026年中国褪黑素行业发展前景及投资风险预测分析报告》显示,褪黑素原药、HPMC和维生素B6等褪黑素关键原材料国内商占比皆超过八成。其中,中国褪黑素原药供应商468家,国际供应商117家。

上游市场的高占比,更是激发了中下游市场的发展潜力。不少医药、保健品厂商纷纷布局褪黑素赛道,其中包括汤臣倍健(300146.SZ)、康恩贝(600572.SH)、修正药业、同仁堂、脑白金等品牌。

时代财经搜索发现,在淘宝上,褪黑素产品月销量排名第一的是汤臣倍健褪黑素片,30片装,每瓶折后售价39元,月销量超过3万件。

汤臣倍健作为较早布局褪黑素的企业,现可查到最早有关褪黑素片的批准文号为“国食健字G20060125”。汤臣倍健官方旗舰店客服向时代财经表示,汤臣倍健目前有褪黑素片和褪黑素咀嚼片两款产品,其中褪黑素咀嚼片刚在去年上市。

时代财经梳理发现,2021年6月,汤臣倍健取得星好伴牌褪黑素片(牛奶味)备案凭证。同年11月17日,其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,公司结合成本、品牌等因素综合考量产品供货价格,在2021年已经推出星好伴褪黑素等产品。

是真需求?还是智商税?

面对睡眠问题,40.4%的中国消费者会选择购买助眠产品。在中国,睡眠经济虽然起步较晚,但近年来,国民睡眠问题逐步加重,睡眠问题趋向年轻化,相关市场快速发展。

2016-2020年间,中国睡眠经济整体市场规模已从2616.3亿元增长至3778.6亿元,增长44.42%。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1年,中国睡眠经济市场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,预计2030年将突破万亿元。

在中国市面上,褪黑素主要作为保健品存在,产品形式上,有褪黑素片、褪黑素胶囊、褪黑素软糖,以及近两年刚兴起的褪黑素喷雾等。

作为保健品的褪黑素,在药店处于显眼位置。一连锁药店店员告诉时代财经,褪黑素片、褪黑素软糖等产品销量不错,“褪黑素产品跟安眠药相比不会成瘾,也更安全”。

美国斯坦福大学相关创新企业曾在2015年推出一款名为SprayableSleep的褪黑素喷雾,并宣称,这是世界上第一款褪黑素外用喷雾,只需在脖子位置喷上两下,就可以让使用者在一个小时内睡着。“没有刺激性和令人上瘾的化学物质,或者其他无用的噱头。”

5年前,周周花费约500元,通过代购从美国购买了该款褪黑素喷雾,“包装很精致,但一瓶仅3ml”。她向时代财经表示,这种喷雾并没有如其宣传语中说的那么有效。“使用后依旧睡不着,并且保质期很短,半年不用就有沉淀物,偏土黄色。”周周说,“更像是智商税。”

作为处方药的褪黑素缓释片,在线上销售中则并不多见。根据翰宇药业(300199.SZ)在2016年的一份有关获得褪黑素缓释片临床批件的公告显示,该药品可用于治疗年龄55岁以上以睡眠质量低为特征的原发性失眠症。世界上第一款获批的缓释褪黑素处方药品,由以色列制药公司研发,于2007年获得欧洲药物管理局批准。

时代财经以患者身份向广东某精神专科医院睡眠障碍门诊医生咨询,对方表示,“市面上常见的褪黑素产品,是保健品不是药品。但保健品永远都不会有药品的治疗价值。”但他同时表示,保健品的“安慰剂”作用也有其一定的价值。

除此之外,选择褪黑素产品时,还应注意制剂规格。

丁香医生曾发文表示,市售褪黑素的剂量往往较大(5mg~20mg),比生理需要的剂量 (0.3mg~0.5mg)高很多,更高的剂量并不能带来获益,反而存在过量风险。研究发现,0.1mg~0.3mg就可促进睡眠,0.3mg~0.5mg就可调控昼夜节律。

由于失眠障碍患者数量持续增长,以及褪黑素普及度提升,叠加我国发布的《促进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纲要(2019-2022年)》《健康中国行动(2019-2030)》等政策,对于睡眠保健食品行业保持鼓励、支持的态度,也让国内市场对于褪黑素的需求日益旺盛。

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《2021-2026年中国褪黑素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发展前景预测报告》显示,预计到2025年褪黑素市场规模将达到8.4亿元。

(按采访对象要求,陈琦、周周均为化名)